瓜瓜棋牌

听书阁 - 其他小说 -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五章 无趣

第六十五章 无趣

        改变主意了,做事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嘛,还是把药给人擦上,其实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药,治不了根也只能缓解一下痛苦罢了,最后再照顾大佬一次吧。以后,以后一定和大佬保持距离,安安分分直到九方家族认为任务达成,放她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罐子,细细的将一整罐带着浓郁药香的药涂抹到九方幽殓身上,手指划过破碎的肌肤,感觉的出每次碰到那些翻转的地方,血肉在轻轻颤抖。这是一种本能反应,并不受大脑的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尽量擦的轻一些,一罐用完,该上的地方都上了,像是眼睛嘴巴这种极其严重的,就是整罐糊上都没用,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轻的伤口在药膏的作用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一下又恢复了好些颜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静静站在那里看着,把这个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“花瓶”记在心里,然后才轻轻转身走出了石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方幽殓一直都没有再面对花灵媞,这次又是这样,等到那个脚步声离开,才转动脸颊,面对着大门洞洞,久久都没有再挪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灵媞站在院子里,土灶的火还熊熊燃烧着,水盆、香胰子、擦佬布以及佬脸巾都在一旁被她归置的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    墙角边的灵菜已经相继抽芽,猪圈的篱笆都围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院子干净也带着些凌乱,甚至比她的是女峰小木屋还要有生活的样子,是她这么多天精心刻意布置起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站在这里,明明哪哪儿都满意,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强逼自己收拾好水盆以及一干物什,坐到小凳凳上捡起一根树枝捅土灶,有一下没一下的发着呆。也不喝茶也不做饭了,小茶几还在石殿里面没拿出来,也懒得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阳渐渐落山,没点灯,院子里都是土灶中摇曳的火焰,映照的周围影子婆婆娑娑,让所有东西都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捅了两下又抬眼去看石殿的大门,还是黑黢黢的,vip身份没给登录回来。呵,无所谓,但怎么就觉得有点孤寂的滋味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一抬眼就可以看到另一个人影的,现在明知道还有个喘气的,却实实在在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聊啊,前几天睡得太多,现在睡不着了,也不想去打坐冥想。这会儿要有个人来陪她聊聊多好啊,即便是武栋那厮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神奇的世界,有一种魔力叫做想啥来啥,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剧烈的推门声传来,唬得花灵媞吓了一大跳。转头看去,可不就是那厮!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武栋师兄,今儿怎么想起来我这儿看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灵媞瞧清楚来人,开心的从凳凳上一跃而起,一个箭步就跨到人武栋身边,打了一个十分热情的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栋也被她这股劲头吓了一大跳,下意识就往后退了好几步。这还亏得他脑筋清楚知道自己来了什么地方,要不然都要以为自己这是进了啥烟花柳巷的,迎面来了一位小鸨子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情况这是?这丫头怎么忽然对自己这样热情起来?瞧这脸笑的,明明特别故意,在摇曳的火光一照下,简直惨不忍睹!宁能先别笑嘛,大晚上的真的很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这是怪我来少了?”他板起脸训了花灵媞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儿能啊,宁能来,我这里这是蓬荜生辉啊~!”花灵媞接话到,随着这声话音落下,手里还攥着的烧火棍活像一条手巾子似的还挥舞了一下,那形象可寒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丫头看来是真受刺激了,说话语气越发像风尘中人了。白天她到底干什么了,精神状态这么不对劲。武栋内心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站好了说话。”他又退后一步,刚才差点被她手里的棍子挥到,觉得更不对劲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朝那边石殿看去,感觉没怎么的啊,还是被这丫头收拾干净的样子,魔物领域阻隔着自己的视觉,看起来一切“正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回来,目光落在眼前惨不忍睹的脸上,“你……这几天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忆白天在议事殿里那一幕,犹豫着怎么开口询问,最后找了这么一句话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哎不对啊,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心里虚虚的呢?为什么不直接说“白天你对那魔物施了什么酷刑”,而要问的如此拐弯抹角?是因为自己托了她的福得了奖励,所以自觉在她面前失了上司的气势?

        花灵媞倒没多想,“很好啊。”她咧着大嘴巴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是怎么个好法?”武栋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灵媞这下倒有些不解了,眨巴眨巴眼睛,大脑重新启动,寻思武栋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个好法?这还能说出好法来?好就是好啊,你想听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好吃好睡的好啊。”她决定开始打马虎眼,再来波装傻。大家都过招一个来回了,对对方的脾性也稍微有点数,知道武栋喜欢聪明人,装傻是最好的激将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武栋得到这种回答气息开始变粗,这臭丫头又开始气人了,反正每回自己来她不装一波,冥想的时候估计都不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请问石殿中的事情你可管了?标简你又关注了?”他咬牙切齿直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灵媞心里扁嘴,你看看,明明可以直截了当说的,非要我气你一回,有意思吗。你又想知道大佬的情况又怕我掌握主动权可以理解,但也知道这套对我没用就不能真诚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他呀,我一直在管,今天我还好好照顾他了,标简更是在眼皮子地下,宁尽管放心便是。”她走回土灶那里,又坐回小板凳上面,重新玩起火来,顺便把回答简明的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答的坦坦荡荡,没有丝毫添油加醋,却立马引起武栋的兴奋之情。场景立刻调换过来,他追着花灵媞来到土灶边,在另一张小板凳上坐下,殷切的朝前倾身,脸上甚至都露出些许和蔼的笑容,和刚才的态度简直来了个180度大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能再和我说说你是怎么照顾他的鸭?”